《變臉程度之快簡直讓當時幼小的我嘆為觀止》[變臉程度之快簡直讓當時幼小的我嘆為觀止] - 第2章

要娶新老婆。
江阿姨過世早,媽媽一直把他當親兒子養,還讓我多去陪陪他,知道這件事之後二話沒說叫醫生把江然雲弄走看傷,還叫來了**處理這件事。
我在醫院也煩江然雲,把學校里的,家裡的事都給他說,像是在對樹洞說話。
江然雲閉着眼睛裝睡,聽到我嘰嘰喳喳吵個沒完眯起眼睛教訓我:「楚憐雪,你是不是不吵死我不算完?」
我大驚:「還有這種好事?」
江然雲不說話了,盯着我看了一分鐘有餘,扯上被子蒙起腦袋讓我滾。
「騙你的。」
我笑嘻嘻的模樣讓江然雲更不開心,「我要一直跟着你,吵死你,要是見不到你,我會很難過的。」
聽到後半句話,江然雲才哼笑道:「我可信了,楚憐雪,別說話不算話。」
「不然?」
「不然我會殺了你的。」
初中的時候江然雲很容易收到情書。
他長得好看,成績優異待人親和,雖然我和他的成績差不了多少,但是我的高傲是出了名的,所以很多男生對我也都是敬而遠之。
放學後我照例趴下桌子上補覺等這位少爺慢條斯理地收拾書包。
但是今天格外慢。
我皺起眉,本來就毫無困意,趴在桌子上也就是走個過場。
誰知道這廝竟然真的慢慢看起來了情書,以前都不幹這種事的。
「真自戀。」
江然雲聽到少女背着包朝自己走過來,話語里有一股酸味。
我慢悠悠坐到江然雲前位,剛想開口說什麼就看到他用那雙乾淨修長的手剝開巧克力塞到我嘴裏,把我想說的話都給堵回去。
「……好甜。」
味蕾炸開的過剩的甜味太過濃郁,我拿起他桌上的水杯就喝,「怎麼會這麼甜。」
「還好我有自知之明,先讓你試試毒。」
江然雲毫不留情地把巧克力扔到垃圾桶里,眉梢微揚,頗有得意的神色,「這麼甜我吃了怕不是要吐出來。」
「神經病。」
我沖他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2桑沫越來越喜歡和江然雲待在一起了。
除了在教室,還有在餐廳。
幾乎我經過的每一個地方,都能看到桑沫的身影,而另一邊,永遠都有江然雲。
「心情不好?」
餐桌對面的少年挑了挑眉,看到我盯着眼前的鮮魚湯出神,終於忍無可忍叫我,「大小姐,你今天怎麼了?
腦子睡傻了嗎?」
懟回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