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壞,英桀之銘如是說》[崩壞,英桀之銘如是說] - 第1章 前文明的敘述

我是迪斯亞,名字對我來說毫無意義,我拖着不堪重負的身體遊盪在世間

世界不公正,也不完美……他們總是以崩壞作為理由,這些曾經作為我的高層,便是如此……

我不屬於這個世界,我的記憶告訴了我,迪斯亞或許是這個世界的一個雜碎的名字吧……本不該被人記住,原本的迪斯亞和另外一個世界的那個記憶的原主人都不知道去哪了,我以迪斯亞的名字遊盪在了一個非常窮困的街道上……下雨了……

我後腦勺遭受到了一些人的重創,我找着找着突然感覺有點昏厥,我倒在了地上,我任由着雨水打落在我的身上……可突然發現雨沒有淋落在我的身上了……帶着貓的女孩,露出了那潔白的虎牙,為我擋雨,那是我不……應該是擁有兩次記憶中第一道光芒吧……那個女孩的名字叫做帕朵菲利斯,是小雜貨店的一個老闆娘,與其說是個老闆娘,倒不如說是那種破銅爛鐵去賣個好價錢的小販吧,很無語的是她竟然信誓旦旦的拍着自己的胸口說養得起我,有趣

就這樣我陪伴着菲利斯度過了不知多久,我倒很享受這樣的時光,雖然說吧……

有時候這丫頭很傻,罐頭明明都已經發酵不能吃了,卻還是委屈的自己吃了下去,總是把好東西留給我,當然,我總是悄咪咪的偷換掉那個發酵的罐頭,把她給我的好罐頭給她吃

說起來有一件事倒是有趣,那丫頭的貓咪叫做罐頭,似乎她們兩個的感情很好,我也不好說什麼,畢竟居住在別人的屋檐下,雖然說我很討厭貓咪,主要是我對貓毛過敏

不過這丫頭有偷東西的癖好,讓我想想這丫頭上次偷我東西是在多久以前呢?哦,對,對對,她把我準備送給她的衣服給拿出去賣了,雖然說我有些心疼,雖然說不是用錢買的,但那是我一手一針一線縫的,那丫頭開心就好,開心就好了……

有一次我們三個淪落到吃不起飯的時候,那丫頭委屈巴巴的抱着罐頭,哭腔的說著對不起,我哪會怪那丫頭呢?我其實已經很久沒有吃過一頓飽飯了,但是我很享受這樣愜意而又窮迫的時光,是家人的感覺嗎?我在菲利斯身上找到的,不止是家人的感覺,更有種春心萌動的感覺……哎呀呀,說的都是啥跟啥

後來菲利斯遭受到一群流氓的圍毆,我為了保護那個丫頭,實際上那丫頭有自保的能力,但我依舊還是想把那丫頭護在我身後,我被打的渾身遍體鱗傷,突然間我遇到了我人生中第二位同伴,千劫

這個男人帶着面具,到還是很有禮貌,就是脾氣暴躁了點,不過我跟千劫處的來,我有哪些困難都會幫我,就這樣混熟了之後我叫他劫哥,有一說一,劫哥的廚藝是真的不錯

後面,劫哥跟我還有菲利斯說,他所在的是一處孤兒院,我和菲利斯進去之後……很難想像,周圍全是受傷的病人,只能看到十幾個小孩,其他的都是遭受到了崩壞侵蝕或者感染了崩壞病的病人,治療這些病人的是一位修女,這個修女是我見過最虔誠的修女,沒有之一,當然剛和這位修女見面的時候,我還是很緊張的,主要是她每次說【請】都讓我感覺有一種壓迫,或許是太過於緊張吧,不過到後面的話,我否認了這個想法,修女小姐的名字叫做阿波尼亞,剛和修女小姐阿波尼亞見面的時候,鬧了場笑話,阿波尼亞指着劫哥歪了歪腦袋,看着我那平平無奇,健壯的胸肌,直接說了一句,姑娘,這倒也不能怪阿波尼亞,畢竟我跟菲利斯一同在外流浪的時候,穿的都是菲利斯的衣服,也就是少有的外套,菲利斯總是看着我的胸肌都會戳一戳,隨後又臉紅,有些不能理解,沒得說,後面的話我就穿上了遮胸的,我的身材還算健壯,起碼所有的八塊腹肌已經有六塊了,不過菲利斯只對我那健壯的胸肌感興趣,總是流着口水紅着臉說,要是能把我這塊胸肌賣了,不知道能賣多少錢,真是個小傻瓜,也就導致於我留了太久的長髮,有多長啊,長到了腰,大概能綁個單馬尾了,我為什麼沒剪呢?菲利斯總是喜歡把玩着我的頭髮,然後又會把臉貼到我的臉,說什麼天天這樣該多好,後面我就一直留着,直到我與她分別,我把頭髮剪了下來,留在了一個小盒子里,基本都滿了,僅僅為了等待那個想玩弄我頭髮的女孩

那丫頭雖然說是個小販,但志向還不錯,想開一個百貨店,說什麼到時候我做老闆,她負責數錢,這樣的日子該有多好,合著我就是做苦力的唄,不過我也絕無怨言

我來到這個世界的記憶大部分都與菲利斯有關,後來參加了逐火之蛾,我和菲利斯成了融合戰士,不過好巧不巧的是我因為一些特殊原因落榜了,其他的融合戰士大部分都暴斃而亡,再好巧不巧的就是只剩下我們這幾個3,5個左右吧,排除那個被高層稱呼為十三英桀之外的融合戰士,我成為了先驅者,不過大多數時間我還是陪在菲利斯身邊,不過能見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