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甩後,成了前任他哥的小祖宗》[被甩後,成了前任他哥的小祖宗] - 008 解釋(2)

知似乎已經習慣了她張口說胡話的能力,嘴角掛着一絲戲謔。

  「呵呵,下次,下次。」姜語寧回過神來,連忙收回自己的小手。

  陸景知看她一眼,坐起身來,掀開被褥下床,並在站直身軀以後,扭頭對姜語寧說了一句:「你有未接來電。」

  姜語寧聽着陸景知那語氣,覺得不太對勁,見陸景知下樓了,便也沒有深想。

  待她看到手機屏幕上,顯示枯傑兩個字以後,她頓時一驚,連忙給大哥回電話。

  「你還知道接電話?」枯傑那邊,對她的遲鈍很不滿意。

  「我睡過頭了……」姜語寧抓抓頭髮不敢承認自己沉溺男色當中。

  「陸宗野為了轉移大眾的視線,又想了新招對付你。」

  「他把之前因為丈夫出軌的導演妻子給請了出來,現在又要死要活的在網上喊話,聲稱你根本就不是被冤枉的,她親眼見到,你和自己丈夫在床上的刺激畫面。」

  「她親眼看到的?這麼自信?」姜語寧冷哼,「行,我知道了,哥,晚點我會去那女人所在的醫院處理這件事,好好打打她的臉。」

  「不是和陸景知在一起了嗎?怎麼凡事還需要你自己動手?」

  「哥,這世上,除了爺爺,我就只有你這個親人了,別陰陽怪氣的。」

  姜語寧沒好氣的對枯傑道,「我和陸景知之間的事,你不會懂的。」

  「懶得管你,搞不定給我打電話。」

  說完,枯傑掛了電話,而這時候,姜語寧連忙從床上起身。

  剛一下樓,就看到陸景知早已換好了銀色的西裝,並且準備出門。

  「不留下來吃早餐嗎?」

  陸景知抬頭看着姜語寧,帶着極其冷漠的神情,和昨晚戲耍他的男人,判若兩人。

  姜語寧有些不解,二哥不是那種性格善變的人啊?

  「有事。」陸景知淡漠的回答。

  姜語寧心裏有些委屈,她再反應遲鈍,都能看得出男人是生氣了。

  便在陸景知轉身那一瞬間,抓住了他的手臂:「你在生什麼氣?」

  那天晚上也是,忽然就回來摁着她亂親,還說些奇怪的話。

  「我說過,你要記住你是我的女人。」

  陸景知沒再悶不做聲,他看着姜語寧眸色漸深,問道,「所以,枯傑是誰?」

  這可真把姜語寧問的愣住了。

  啥意思?

  所以二哥生氣是因為覺得自己劈他的腿?

  這……這開什麼驚天大玩笑!

  她有些被雷劈的感覺。

  難怪,說到她有未接來電,他的臉色會那麼臭。

  姜語寧回過神來,立馬解釋道:「你還記得我二叔的孩子嗎?小時候,我帶他去過陸家,姜穆陽,記得嗎?」

  陸景知聽到這個答案,雖然有些意外,臉色卻明顯緩和了下來。

  姜語寧覷着他的臉色好轉了,心下鬆了口氣,看來就是因為這個原因了。

  她笑得眉眼彎彎,「二哥,我既然住進來了,當然只會是你的對不對?我不會腳踩兩隻船的。」

  陸景知趁機把人拉入了懷中,手掌停在了腿上:「你若是敢踩,腿就別想要了。」

  姜語寧靠在陸景知的懷裡,聽着他的心跳,覺得自己血壓有點高:「別,我還要留着腿走路呢。」

  「你的腿,還有別的用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