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婿》[霸婿] - 第9章 誰是孫子

人靠衣裝馬靠鞍,高尚打扮一番後氣質立刻提升了幾個檔次。

蘇雅琪審視完吧唧下嘴, ”勉強合格了,可看起來還是不像好人,需要徹底整容才行。 ”

高尚故意呲牙露出猙獰笑容, ”我原本就不是好人,還是大灰狼,專吃你這樣的小白兔。 ”

蘇雅琪故作驚慌, ”我好怕啊! ”

驚慌表情轉瞬消失伸出中指,一臉不屑嘴裏嚼着口香糖。

”你是不是不疼了,下次哥不用手…… ”

蘇雅萱不滿打斷, ”你當姐夫的能不能正經些? ”

外面的暴風雨來得快去的也快,拉着高尚去住別墅,嘴裏還叮囑道。

”你跟爺爺求下情,別讓他趕走三叔他們,要不然咱家和三叔家救會徹底決裂。 ”

打心裏沒在將高尚當成外人,進入別墅看到蘇盛鼎一臉肉疼的看着幾樣損壞的寶貝,年輕的夫人程惠芸再仔細黏貼被撕的古畫。

”這幅畫別修了,假的,民國晚期贗品。 ”

一開口就讓人震驚不已,程惠芸立刻不滿抬頭, ”別瞎說,你年紀青青懂什麼,這可是…… ”

高尚笑道, ”真品在我師父那呢。 ”

又手指一件碎開的瓷器, ”這件也是假的,看到這個標記沒,這是我五師兄的暗記,他是造假高手。 ”

程惠芸的臉色更是不好,這兩件都是她父親送的,知道自己在蘇家沒地位,忍着怒氣沒吭聲。

蘇盛鼎很相信高尚,擺手低語, ”把這兩件扔出去。 ”

又拿出一把鑰匙放在桌上,笑着對高尚說道, ”有空你去藏寶閣看看還有什麼贗品,密碼問雅萱。你看看這件八寶玉塔還有修復的必要嗎? ”

高尚坐下伸手擺弄碎成好幾塊的玉塔,嘀咕道, ”這件可不是我弄壞的,進去時就躺在地上,玉質到不錯,可以雕刻成好幾個擺件,修復價值不大。 ”

蘇盛鼎一臉可惜, ”那就送給你了,看着處理吧。 ”

高尚也沒推辭,蘇雅萱一看立刻找來一個袋子裝好,還向他打眼色。

”咳咳! ”

咳嗽一聲後高尚這才說道, ”你家老三和兒子雖然不是什麼好玩意,沒必要為了我鬧僵,就別趕出家門了。 ”

蘇雅萱直接給了他一個爆栗, ”怎麼說話呢,那是三叔和堂弟。 ”

蘇盛鼎嘆息一聲, ”家門不幸啊,老三的心機是幾個孩子里最深的,偏偏野心又大於能力。明智那孩子比他爹還陰險狡詐,腦子卻不夠用,每次出事都破綻百出,都是被慣壞了。我已經決定分給他們一些財產,還是搬出去好,絕了他們爭奪其餘家產的念頭。 ”

此時的他一臉滄桑,家族內鬥是任何一個家長不想看到的事,也沒想到高尚入贅成了導火索。

既然已經打算好,高尚沒想着在參與其中,無視了蘇雅萱繼續打眼色。

時間已經接近傍晚,家宴還有一個多小時就要開始,高尚沒在離開,而是跟蘇盛鼎聊起古玩字畫的事。

兩人侃侃而談,蘇雅萱不時倒茶,對高尚刮目相看,沒想到他竟然懂得這麼多。

蘇家人也陸續前來,有的加入閑聊,有的坐在一側傾聽,一些人是第一次見高尚,有的熱情打招呼,有的態度冷淡。

蘇強勝一脈的人一個都沒來,人已經離開莊園,派人再搬東西。人緣貌似不太好,沒人替他求情,甚至沒人再提這事。

”誰說老子送的東西是贗品啊? ”

大嗓門從外面傳來,一個偏胖的老人怒氣沖沖邁步走了進來,身邊跟着程惠芸,手裡依舊拿着那兩件毀壞的贗品。

蘇盛鼎站起身, ”老程,來的正好,一起喝兩杯。 ”

蘇雅萱立刻向高尚低語, ”那是小奶奶的父親程國民,公司股東。 ”

高尚露出玩味表情,程國民是蘇盛鼎的下屬,蘇盛鼎老來風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