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袍總管》[白袍總管] - 第6章 蘇茹

  楚離道:「卓飛揚,還不認輸?」

  趙穎忙道:「卓師兄!」

  卓飛揚死死瞪着楚離,呼吸越來越粗重,難以置信、不甘心、憤怒,糾結在一起,在心裏翻滾着。

  楚離搖頭笑了笑。

  趙穎輕聲道:「卓師兄!」

  卓飛揚扭頭看她,最終恨恨吐出三個字:「我認輸!」

  「****!」他一口氣扇自己六巴掌,俊臉浮現密集紅印。

  楚離搖頭失笑:「勝敗兵家常事,這是何必呢?」

  「你……」卓飛揚雙眼似噴火。

  「楚師兄,你就少說兩句吧!」趙穎嗔道。

  「算了,說了也沒用!」楚離擺擺手:「回去好好練功,別把吹捧當真,傻乎乎的以為自己真是天才!」

  「今日所賜,必有厚報!」卓飛揚咬着牙說出這一句,轉身就走。

  趙穎嬌嗔:「楚師兄,你太過份了!」

  楚離搖頭笑道:「趙師妹,他臉皮厚得很,沒那麼脆弱!」

  「我馬上把月光蘭送來!」趙穎嬌哼一聲,跺跺腳扭頭就走。

  看着三人駕船離開,李越哈哈大笑兩聲,楚離卻晃了晃,忙用劍撐住自己,臉色越發蒼白。

  「兄弟?」李越要去扶,被楚離伸手止住。

  「沒那麼嚴重,用力過度。」

  「那趕緊坐下。」李越忙道。

  楚離緩緩回到青桑花圃,伸手觸一株青桑花,洶湧靈氣頓時湧入,他精神一振,運轉兩遍長春功,精神更足,所有疲憊消盡。

  長春功是他新練的一門心法,道家周天內丹之術,煉性延命之法門,五穀精氣催動,祛病延年。

  「叮……」玉磬響起,李越跑出去,很快搬了月光蘭進來:「趙姑娘還真是信人,這麼快就送來了!」

  楚離欣喜的望着月光蘭,招招手。

  李越送到他近前:「要移出來嗎?」

  楚離搖頭。

  他右手觸上月光蘭,清涼靈氣湧進,沿小洗脈訣運轉。

  隨後的幾天,他幾乎一直坐在月光蘭旁,感受着月光蘭,探詢月光蘭的習性與規律。

  它厭水,露水就夠用,不能再澆水。

  它極耗肥,尤其是晚上發光,盆里的泥土迅速貧瘠。

  楚離最終把湖底淤泥陰乾,混合腐土替換盆里的泥土。

  月光蘭對淤泥與腐土很不適應,就像一個任性的小孩,寧肯餓死也不吃討厭的菜。

  楚離用青桑花的靈氣吊著它的命,一個星期下來,它慢慢適應,開始吸納肥力。

  楚離再次感慨,沒枯榮經,月光蘭真活不了!

  一個月來,楚離一直呆在月光蘭身邊,兩耳不聞窗外事,從原本月光蘭根下分出一支新芽,長到一半高。

  靈氣灌注下,新的月光蘭長得極快,這也是他新發現的妙用——加速生長。

  枯榮樹好像是花草的王者,可以令其枯榮,生殺予奪。

  他一瞬間就湧上了無數的想法,月光蘭如此,如果換成其他的靈草呢,那些傳說中的天材地寶呢?

  如果能找到它們的種子,枯榮經就能令其生長,縮短生長周期,好處難以想像。

  如果開一間奇草軒,賺錢如流水。

  李越一直催着他上報,免得被顧立同搶先,楚離一直壓着,沒培養出新的月光蘭,易生枝節,難應付質疑者。

  況且,枯榮經讓他底氣十足。

  ——

  傍晚,夕陽西下,楚離坐在兩株月光蘭旁練功,李越從外面回來,一屁股坐到地上。

  「兄弟,有個消息……」

  「顧立同成功了?」

  「不是顧立同,是卓飛揚!」

  「他——?」

  「卓飛揚昨天出關,闖了九品樓……,他現在是七品護衛!」

  「知恥而後勇,發憤圖強,」楚離漫不經心的點點頭:「也不算出奇,他天賦確實不錯。」

  李越驚奇得看他:「你不擔心?」

  「擔心報復我?」

  「他萬一再找過來,未必是對手啊!」

  「那就拒絕唄。」楚離笑了笑。

  國公府的府規是保護弱者的,不像府外那般弱肉強食,當然,真想過得舒舒服服,還是要努力。

  李越瞪大眼睛:「拒絕?這……」

  楚離攤攤手:「咱們畢竟是侍衛,怎可能跟護衛比武功,他們有種跟咱們比種花!」

  李越擔憂的嘆道:「兄弟,總覺得有點兒……不妥。」

  楚離笑道:「行啦,把心放肚子里就行,明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