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壑》[白壑] - 第2章 應聘

回去後第二天,白襄陽就聯繫了那個吧台調酒師,表示自己有意願過去應聘,並且約定好了時間。

白襄陽挑了一個陽光很好的下午過去應聘。

他單手撐着一把摺疊傘,一身寬鬆精緻的灰色休閑西裝,搭配一條闊腿褲,底下踩了一雙白色帆布鞋,渾身有種介於少年稚氣和斯文成熟之間的氣質。

白天的商業街人流不多,顯的街道很空曠,白襄陽從街的那頭沿着馬路慢慢走來,高高的白牆邊偶爾伸出來幾簇樹枝葉,斑駁陸離的陽光漏了他一身。

等在門口接人的朝霞小小地歡呼一聲,這小男生外在條件是真的贊啊。

白襄陽走到她跟前,隨手收了傘,禮貌又溫柔地跟她說下午好,朝霞笑嘻嘻地應他,招呼他進去。

剛進門就感受到迎面而來的冷氣,驅散了外面的炎熱。吧台後面的朝聞笑臉盈盈地招呼道,「你好啊。」

「你好,我叫白襄陽,是來應聘鋼琴師兼職的。」

「喲,巧了么這不是?」朝聞驚喜地一拍掌。沒想到這麼多崗位,這人居然是來應聘鋼琴師的,剛好之前的兼職生離職了,得來全不費工夫。

朝聞眯眼一笑,「方便來一段嗎?」

「當然。」白襄陽笑着點點頭,怡然坐上鋼琴凳,試彈了好幾首曲子。

那些經典樂譜上的曲他都能彈,並且很流暢,沒有出差錯。但是朝聞總感覺那些熟悉的曲子被這人彈出來好像有點不同的味道。

他疑惑地看向卡座里支着腮發獃,從始至終沒有出過一句聲的壑長清。

白襄陽看了一眼朝聞,也順勢看向沉默的壑長清,安靜地等待着答案。

壑長清抬起眼,看見白襄陽有點小緊張地望着他,眼睛裏卻都是亮閃閃的。

壑長清低頭淺淺一笑,淡聲說道,「留下吧。」

白襄陽歪頭一笑,乾淨利落地起身朝他們半鞠躬, 「謝謝。」

壑長清擺擺手,放下交疊的二郎腿,撈起西裝外套跟朝聞打過招呼就走了。

朝聞湊過來親切地攬上他的肩膀,把他拉到一個卡座里,招呼幾個穿制服的小哥一起過來,開一個簡單的歡迎會。

不知道誰端了一托盤冰檸檬茶上來。

「來來來,介紹一下,」朝聞拍拍他肩膀,哥倆好地介紹,「剛才走的那位是大老闆,壑長清,他是一位鋼琴家,很少在這裡露面。這裡平時由我負責管理,我叫朝聞,」

說著還俏皮地朝白襄陽飛一個媚眼,笑道,「是你的親親二老板。」

「哎呦我去!」坐在旁邊的小姑娘咬着吸管朝天翻了一個白眼,無語道,「你收斂一下吧,算我求你了。」

「嘿,」朝聞笑嘻嘻地一揚眉,笑道,「這位是我的孿生妹妹,朝霞。是個攝影師,平時偶爾會來店裡幫忙,主要負責各種活動組織。」

「剩下對面的兩位兄弟也是大學生兼職,文就,南多,負責跑堂的,倒班那幾位就下次見面再介紹了。」

大家互相熟悉過後,笑着舉起檸檬茶輕輕碰了一個,算作見面禮。

「你是混血兒嗎,生的好漂亮啊。」朝霞好奇地問道,手還暗暗摩擦,好想拍一個啊。

「是的,」白襄陽眯了眯眼睛,被檸檬茶酸倒後槽牙,笑出聲來,「我媽媽是外國人。」

瞧他臉皺成一團,朝聞壞笑着拎起玻璃壺要偷偷給他添滿,白襄陽發現了,蹩眉,連忙去攔他,「夠了夠了。」

「哈哈哈哈哈哈……」

「話說你怎麼想到穿西裝來應聘的,上次晚上見你好像沒穿吧?」文就往嘴裏塞了一口水果,含糊不清地說道,「你穿西裝確實顯得更成熟穩重一點,之前太幼齒了長的。」

「對啊,畢竟咱們酒吧禁止十八歲出沒。」朝霞笑嘻嘻地應和。

「我上大學了,十八歲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白襄陽失笑,「西裝是借學校里服裝設計的一個朋友的,有點大。我平時不怎麼穿,但我覺得你們應該會比較喜歡成熟一點的。」

那個哥哥應該會比較喜歡成熟一點的,白襄陽心裏默默地想。

「還不賴,」南多叼着吸管懶懶散散地稱讚,忽然想起來另一件事,又歪頭補問一句,「你是不是來追壑哥的?」然後一臉平靜地補充,「朝聞哥說的。」

「嘿你這小兔崽子……」朝聞暴走。

「我確實是想追壑老闆的,」白襄陽摸摸鼻子,看着一下子聚過來的視線,有點不好意思地搓搓手,「我想近水樓台先得月來着。」

「哇哦~」

大家起鬨又碰了一個杯,清脆地「叮」了一聲,冰檸檬茶冒着冷霧。

「很勇敢啊敢追壑哥!」

「敬你為小白楊哥。」

「小白楊了不得啊…」

「我幫你追啊,找我我有經驗!」

「哈哈哈哈哈……」

簽了合同後,白襄陽按照規定,每隔一天晚上就過來酒吧做傍晚駐場的鋼琴師,一直工作到午夜場的樂隊過來交班才算結束。

他才剛來一個星期,就有很多陌生的客人被他那獨特的鋼琴演奏和漂亮的臉蛋吸引而來,甚至前些天還來了幾個城南那邊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