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鬼豐碑》[百鬼豐碑] - 第三章不入流的夜鬼者

龐大的格鬥場上塵土飛揚,吶喊震天,上萬人聚集在看台上,他們只為專註兩個最強王者的對決,這已經是他們今天的第四場對決,其中一名全身黑甲的男子明顯處於略勢,他手撐地面額頭血流不止,呼吸混亂且急促。

  站在他面前的另外一金色重甲之人得意的淡笑起來,只見他將開天神斧高舉,冷冷放出一句道:

  「長空,黑暗永遠戰勝不了光明,陰鬼註定要伴隨着你的失敗而告終,百鬼豐碑之首,哼哼……那都是過去式了。」

  音落之時那把雙刃神斧也猛的下劈,長空咬緊牙關並不想放棄,可天空密布的濃雲中還是破開衝出一道光柱,它強勢的砸壓下來,一聲轟天巨響炸開,長空已經魂飛魄散,而站立在場地中間的男子必定成了這一次的最大贏家,他冷靜中帶有傲慢,神斧指向看台上的眾人一一掃過,怒聲警告着道:

  「從今天開始,百鬼豐碑再無鬼首,如有不服者,我等你來戰。」

  一個月後……

  「葉文,我辛辛苦苦供你念完大學就是為了讓你去做網管的?你爸過世後媽一個月要打三份工,我容易嗎?你還這麼不爭氣不讓人省心,現在多少親戚在背後都是怎麼說咱家的,你能不能有點志氣啊!」

  一個中年女人悲憤落淚,她哭啼着,而站在她面前那個二十四五歲年紀的青年男子卻獃滯的像個木頭,他沒有吭聲,拿起了一個外套沖忙出門,對於媽媽的抱怨他早就習慣了。

  離開家,走上不到十分鐘便是自己工作時的網吧,那裡才是自己的天堂,雖然葉文有着高等教育,在校時成績也是優異,可多年前父親的意外身故還是給他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陰影,打那時候起,只有他在遊戲中才會放飛自我,才不會去思考遊戲以外的人生。

  「葉文來了,快點,幫主說沒有你我們攻不下混沌深淵。」

  剛一上線就有人頻頻發來消息,葉文在這裡幾乎是萬人景仰,他也很得意,這可是他進入遊戲圈的最大成就。

  葉文發令,幾大幫主都聽他調遣,在他的帶領下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便將深淵攻破,最為神奇的是,BOSS竟然也是被他獨殺,這就讓人費解了。

  「葉文,你的戰鬥值連我都不如,攻擊又不高,輸出為什麼會這麼驚人啊?」

  「因為你們只在乎什麼輸出技能之類的,而我玩什麼遊戲都更看重它的被動屬性,當勢均力敵的時候,被動可以幫你一擊定乾坤,那可是殺人於無形的神器。」

  「佩服佩服,對了,幾大幫主說今天爆出來的裝備可你先選,記得把那把天魂給兄弟要下來,感激不盡哦!嘿嘿……」

  聊天框中這名玩家懇求着的語氣有些調皮,他還不時發來笑臉,葉文哼聲冷笑後文字回道:「好吧,你去說天魂我要了,其他的讓幾大幫會的兄弟們分了吧,今天我什麼都不要。」

  「出什麼事了?」

  往日里葉文是一個見到稀世材料眼睛都會發光的人,畢竟他不花一分錢,所以該有的資源他必然會爭奪,今天還真的是一反常態。

  「心情好,就這麼說。」

  摘掉了耳機葉文起了身,而此時網吧的老闆也在其身後等候多時,葉文皮笑着問道:「老闆,有何貴幹?」

  那老闆三十多歲模樣,帶着一副眼鏡,一隻手拿來現金然後問道:「打完了?」

  「完事,有文爺出手還有搞不定的圖嗎?」

  「我的咖啡喝完了,去幫我買回來,記住老牌子。」

  「收到。」

  葉文接過錢剛要出門,老闆隨後又是一句:「今天你工作剛好滿月,工資我打到你卡里了,記得確認一下。」

  發了工資是葉文最開心的事情,這還是他大學畢業後的第一份收入,雖然只有兩千快錢吧,能玩遊戲還有錢賺,去哪找這樣的好事,說到人生,這就知足了。

  葉文來到經常光顧的那家超市,老規矩,一盒巧克力一罐咖啡,巧克力當然是跑腿費用,葉文來這家網吧剛剛一個月,卻與老闆處的很好,有如兄弟一般親切,二人經常互開玩笑,而老闆出去吃飯也會給留守網吧的他帶回外賣。

  原路返回的時候,葉文一邊吃着巧克力一邊左右賣獃,突然路邊一位老者吸引了他,老者樣貌神秘,地面上更是擺滿了手鐲,葉文與別的圍觀者一樣在這裡觀瞧,只聽老者乾咳幾聲後開始了他的「演講」:

  「幻世今年的入選又開始,這是第二次公開招募,有願意報名參加者踴躍一點,全世界百萬名單中你能否脫穎而出,讓我拭目以待。」

  「切,神神叨叨的,無聊透頂。」

  葉文看出老者那詭秘一笑,他藐視着轉身想要離開,可人群中的討論聲卻邪乎的很。

  「這次是一百萬人,我表哥是去年第一批次的入選者,不到半年裡他的賬戶上竟然掙了過百萬,所以我決定也要加入試試。」

  「你表哥去年加入的是什麼陣容啊?」

  「陰鬼。」

  「那我們也加入陰鬼吧,我聽說百鬼豐碑里各個都是大神,打的明神都抬不起頭做人。」

  身後討論的人越來越多,話題也就複雜了起來,葉文手中的巧克力也快要吃完,這些消息他們好像了解的很透徹,葉文卻不清楚分毫。

  「那是過去式了,今年陰鬼陣容已經不行了,你們沒聽說嗎?百鬼豐碑的鬼首長空被明神老大雲天在魔神台秒了四次,知道長空這幾次復活花了多少錢嗎?」

  「一千萬?」

  「一次兩千萬,他足足花了六千萬,聽說不但把之前掙的錢搭進去了還欠了一身的債,完全復活不起了。」

  「那算了,還是明神吧。」

  伴隨老者的宣布,幻世通行證正式開始出售,那些人都瘋搶起來,葉文抱着試試的態度也加入了行列,但人實在是太多了,葉文曾幾次被擠出人群。

  最後人越來越少,葉文氣喘吁吁的對老者說道:「給我來一個。」

  這裡剩下幾個沒有搶到的人瞅着那最後一個擺在地面上的環形手鐲,帶有遺憾的搖頭離開。

  「他們……怎麼都走了?」葉文看着這幾人的背影納悶的撓着頭。

  老者笑着解釋着道:「因為這個他們不想要,你有興趣嗎?」

  葉文雖然對幻世的事情了解的不是很多,可還是能猜得出來,剩下的這個應該就是陰鬼的,只有不在乎長空失利的人才會選擇這個,他們本來就沒有什麼報復心,什麼榮登百鬼豐碑,和自己有毛關係,掙點零花錢就好了。

  葉文思考了一下,畢竟這是最後一個,想換也沒有機會了,他決定着道:「要了。」

  「那就拿去吧!別人收費二十元,這個就不要錢了,送你了。」

  老者好像準備要收工了一樣,哼着小曲慢慢起身,葉文快步上前將其攔住,他問道:「沒有個說明書啥的嗎?」

  這樣的人還真的是第一次碰到,對幻世一無所知還這麼激動的瘋搶,有點意思。

  「將手鐲帶於左腕處,再用右手輕輕撫摸五秒中,手鐲會發熱然後消失,它會融入進你的手腕,而你也會熟睡過去,在你的夢境里便是幻世,你有絕對的自主權利,當你一覺醒來時,手鐲就會重新出現,摘下便可。」

  「我白天要上班,晚上你再讓我在幻世里工作一宿,老先生我會不會太累了?」

  葉文聽懂了個八九,但是人怎麼能受得了兩個時空的輪流折騰。

  看着葉文有顧慮,老者依舊笑着,他詳解了起來道:「放心,穿梭於現世和幻世的時候,你的精神狀態都是處於最佳的,也可以這麼說,帶上這個手鐲入眠,它只會讓你的睡眠質量更高,讓你白天更有精神,小夥子,慢慢挖掘裏面的奧妙吧!」

  好奇的葉文將手鐲試探性的帶在手腕上,再抬頭時老者已經不見了,而他又想現在嘗試神奇的感覺。

  閉眸默念五個數一、二、三……

  剛剛數到五,葉文突然就像休克了一樣,不對,應該說是靈魂出竅了一樣,眼前竟然出現了別的東西,是幾道金光閃過……

  此時現世中的葉文還站在馬路旁呢,就這樣睡著了肯定不能站穩,但睡的又熟,他的身體開始不由自主的搖晃起來。

  對面走來一位正打着電話的女子,她傲人嬌容的樣貌,身姿矯健,唯獨神情有些冷漠。

  「你等我,我們當面把話講清楚。」

  一個站着睡覺,一個只顧着和電話里的人發著脾氣,這二人頓時撞擊在了一起,這下還真把葉文給撞醒了,手腕上的手鐲再一次出現。

  「發生了什麼?」葉文驚奇的大聲叫出,可眼前那個手捂胸口的女人卻是惱怒的很。

  「我說你站在馬路上在那晃什麼?有病啊!」

  「對不起,我要是說我剛才睡著了你肯定是不會信的……」

  「你給我讓開。」

  不給對方解釋的機會,女子用力將葉文推到一旁,然後從地上拾起自己的手機後便沖忙離開。

  葉文一臉委屈的看向女子背影,心想這女孩長的不錯,就是這個性格……哎!將來誰敢要啊!

  此女子來到前方不遠處的一間咖啡店,這裡沒有幾位客人,她很快便鎖定了目標,然後上前大聲質問道:「郭良你把話講清楚,昨天你我父母見了面還商討了婚期,今天你就說咱倆在一起不合適,你現在這種態度合適嗎?」

  「上官大小姐,其實我早就覺得不合適了,只不過是你一再強迫我們的父母見面我能有什麼辦法?還有,我真的是受夠你了,你太強勢了,從來不顧及別人的感受,所以我們就到此為止吧!就這樣。」

  郭良態度堅決,他冷酷無情,若雪被氣的握緊了雙拳,她不甘心就這樣被人給甩了。

  還沒等若雪反過神與其理論一番,遠處再見一位柔弱大方的女子,她嬌柔着來到郭良身邊,先是親吻了一下對方的臉頰,然後嬉笑着問道:「這位就是上官若雪五星級酒店的大老闆嗎?」

  原來你在外面早就有了別的女人。

  了解真相的若雪感覺胸口發悶,眼前一陣昏厥差一點都能吐出血來。

  郭良牽着那女子的手決定離開,在這之前還是奉勸了一句道:「若雪,看在咱倆好了兩年的份上我給你個忠告,把你的總裁脾氣好好收斂一點,哪個男人願意去面對你這樣的惡煞。」

  「惡煞?你給我站住。」

  若雪咬着下唇怒氣指向離開的郭良背影,那對情人真心無情,若雪一滴眼淚落下,悲痛之時,她眼神略略發冷,接着從衣袋中掏出了一個圓圓的,類似手鐲一樣的飾品……

若雪回到酒店總裁辦公室,她反手將房門鎖嚴,將那精緻的寶石手鐲再套於左手腕處,靜靜躺於沙發上,閉起雙眸等待着。

  幻世,這是一個可以讓你盡情施展的地方,你可以隨意釋放你的不滿,去做你想要做的事情,但是前提很可能是你要付出相應的代價。

  「郡主!」

  幾個王宮護衛恭敬向正面走來的上官若雪,她此時一身已經覺醒過的附魔水晶輕甲,英姿煥發,神似冷峻。

  若雪闊步走進王宮大殿,裏面還真有幾個人好像在商討一些大事。

  「若雪,你今天怎麼來的這麼早?」

  一身材強健的男子從王座上起身,他黃金重裝在身,面帶紅光威風凜凜,給人一種高達威猛且莊嚴的感覺。

  若雪還在憤怒之中,她不發一言的做到旁座處,在場還有幾人看出了門道,想必若雪心情大壞,不時還有一人上前嬉笑着道:「郡主大人來的正好,今天我們要商討一下新兵入選的事情,要不要一起參與。」

  「我失戀了。」

  鼓起了勇氣才講出這樣的實情,可身邊人還沒有完全理解,以為是幻世的事情,有一人接道:「你是說帝都的花公子?就那個娘炮沒有也罷,還至於你這麼動真感情。」

  「我是說現世的我,就在剛才我被人甩了。算了,你們研究大事吧,讓我安靜一會。」若雪靠在椅子上單手支撐尖俏的下顎,心中一直無法走出沉思當中。

  「國君,三大國首已經開始籌備招募新兵一事,我們的動作相比有些遲緩,您看要不要……」

  「等等,你說什麼?三國招募新兵?」

  那重裝男子一臉疑惑的看向說話人,他不太理解這次的遊戲規則為何會有這樣的變動。

  「這是正式玩家第二批,首批是入幻之時就可選定自己想要所在的國度,使得四國均衡制度,這一次我們看到公告榜文,上面有寫所有新兵都會無職業無國度,只有屬性定位,所以各國間會力爭新兵,當然會挑選一些屬性好的,去年一戰中我們炎都可說是一直走着下坡路,從四國之首落魄到了現在倒數第一的位置,恐怕招募新兵的道路上會遇到很大的坎坷。」

  幾人商討之時,他們的話題也逐漸吸引來坐在一旁的若雪,她突然站起身講出自己的看法道:「現在第一王城應該說是鬼府,之前一年裡鬼府國君用兩個億打造出來的精兵悍將堪稱所向披靡,雲天便是藉助了此條件成長起來的,可惜了我們的長空。」

  若雪話說一半便不再做聲,想想長空當時可說是炎都的驕子,百鬼豐碑更是威震四國,只因被雲天的挫敗導致了陰鬼從此跌落至低谷,而炎都也失去了第一國度的地位。

  「若雪,你是說我們也可以出錢打造精銳?」

  「希望這一屆可以出現第二個長空,真若是發現此人,我甘願將兩個億花在一人身上,將他打造成幻世之王……」

  下班返回到家中,葉文晚餐都沒有興趣吃,只是目視着這奇怪的手鐲打亮個不停,經過白天馬路上的奇怪的經歷,他開始好奇,充滿了期待。

  天還沒有大黑,葉文躺在床上似乎做好了準備,再將右手輕輕按於左手腕的手鐲上,心中默念着五個數,意識漸漸模糊,困意湧上心頭,一陣暈厥後他又頓時清醒回來,而這裡已經不是家中,葉文到了另一個世界……

  「這是哪裡?」

  葉文小心向前邁進,一切都是這麼真實,說是夢,他心裏卻很清楚,能夠支配自己的思維和舉止,如果說是現實,可這裡的場景真有夠虛幻的。

  四周景色優美,百花放香鳥鳴悅耳,就在葉文還在欣賞這裡美景之時,不知從何處傳出一音,聽上去不過十四五女孩的聲音,她一直在笑個不停,接着便念出開場白一樣道:「歡迎進入幻世王朝,我是您的幻世精靈,在您成長為勇士的道路上我會全力輔佐,讓我們一同攜手吧!」

  「什麼人在說話?你在哪裡?」葉文驚慌中轉身巡視四周,卻不見一人。

  「主人,我在你的手腕上啊!如果你想讓我現身那就集中意念幻想出一個模樣,我便會與其一般呈現的。」

  這是真的?

  葉文儘可能的去集中意念,說到對意念的控制葉文還是很有一套的,他在電競界可以名聲大震也是依靠着他的高度精神集中和敏銳的分析能力,這個對他來講或許並不難。

  閉眼想像了片刻,他隱約間可以感受到眼前有光體出現,那是一個不大的小東西,接着葉文睜開了眼眸,他想辨認這到底是個啥。

  那是一個小女孩,手掌大小,長有一對翅膀漂浮於空中,全身散發著淡黃色的光環。

  葉文剛要去觸碰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