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嬌總裁小女僕》[傲嬌總裁小女僕] - 第8章 跟小騙子講道理

  蘇悅雙手捧了碗里的玉米排骨飯,一口一口吃得格外的香甜。
  身後是一個極為乾淨整潔的狗舍,乍一看就跟個單人宿舍差不多。
  狗舍中養着一隻毛髮順溜發光,血脈絕對純正的大黑背,這也就是管家口中的黑子了。
  此時,這隻黑子一臉懵比瞅着這個突然出現的叫花子女人,有點分不清楚狀況了……這到底幾個意思?
這女人為什麼搶它的飯吃?
  黑子偏了腦袋,幽幽看着蘇悅,蘇悅壓根沒把它當回事,玉米照啃,排骨照吃。
  順便還能在吐骨頭的空檔,跟黑子叨咕幾句,「喂,你別看我啊,看我也沒用……我的飯被你搶了,我總不能餓着吧?
反正你這排骨也這麼多,給我分點也沒關係。」
  蘇悅嘴裏嘀咕着,一點也不怕這隻大黑背。
  怕有什麼用?
  反正也在裏面關着,它也沖不出來。
  抱着這樣的心思,蘇悅抱着從廚房裡偷出來的「豐盛狗糧」吃得那叫個歡快。
一直到季明碩臉色鐵青的搭着一把傘,他腳上一雙鋥亮的皮鞋出現她眼前的時候,蘇悅還在歡快的吃着。
  頭上的雨絲,忽然停了下來,蘇悅着急的將最後一口玉米吃到嘴裏,邊塞邊含糊不清道,「唔,是你啊,你等一下啊……我真的是很餓了,你讓我吃完這口。」
  活像是餓了八輩子的讒鬼一樣,恨不得把碗都舔了。
  季明碩臉色鐵青,手指攥得嘎吱響。
  管家站在身後,一臉無語。
  「在我這裡做工,能餓死你是不是?」
  季明碩彎腰,冷冷的說。
蘇悅下意識抬頭,嚇了一跳,「唔,你幹什麼?
人嚇人嚇死人的!」
  她抬手捂着差點噎着的嗓子,拚命的往下咽,「季明碩!
你有病啊!
你讓我來你這裡做工,又不給我飯吃,你知不知道我午飯都沒吃,我晚上又被那良家婦女咬了一口,我都已經餓得前心貼後背,快要吞下一頭牛了。」
  人到餓的時候,什麼都可以吃。
  更何況是如此美味的……排骨飯。
蘇悅覺得她要再不吃點,會對不起老天爺賞她的這張嘴。
  「你吃不吃牛跟我沒關係,但你現在吃我家黑子的飯,你又該怎麼解釋?」
  季明碩站直了身子,眼底閃過一絲嗤笑。
  他真是高看了這個女人,還以為她多有風骨,寧死不屈……可也不過是餓她兩頓而已,就連狗食都能搶,她的骨氣呢?
她的自尊呢?
  「你胡說八道些什麼?
廚房裡做的飯,不就是讓吃的嗎?
你哪隻眼睛看到這飯上寫着黑子的狗糧了?」
  吃完了一抹嘴,蘇悅有了力氣吵架。
  若論這雞蛋裡挑骨頭,沒理也要攪三分的本事,季明碩還真不是蘇悅的對手。
  「你……很好!」
  季明碩被堵得一窒,硬生生朝着蘇悅點了兩指,轉頭就走。
  「還愣着幹什麼?
跟上啊!」
  管家回身說了一句,蘇悅咳了一聲,不情不願的跟上去。
  沒辦法,十二萬在人家手裡捏着呢!
  一副小女僕作死的模樣進了別墅大廳,蘇悅乖乖的站在門口玄關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