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戀成婚:我的霸道老公》[暗戀成婚:我的霸道老公] - 第九章 再賭一次

  在喜歡周景然的慢慢長征路上佳佳說我就是一個賭棍,明明知道贏得幾率不大偏偏還要一次又一次的賭,只不過人家賭的是錢而我賭的是心。

  周景然看着我堅定的眼神猶豫了一下幾秒鐘之後,他看向我,「好的,小她,我一定會回來。」

  夠了,有這一句話我就可以再賭一次了,我強迫自己不要流淚對着周景然點了點頭,看着他乾淨利落的轉身我這才留下了眼淚。

  宴會大廳是萬萬不能進去的了,我這樣獨自進去一定會成為大家的焦點,我便再院子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屋子內的歌舞生平和我的落寞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個時候我真想作詩一首,「姜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花。」

  我也顧不上情景,到底合不合適是不是剽竊了古人智慧的結晶,只知道現在的自己一定特別可憐。

  「你要吃嗎?」就在我覺得自己快要被整個世界遺忘的時候,有人坐在了我的身邊。

  我趕緊擦了擦眼淚,正所謂永遠不要把你的脆弱表露給別人,因為別人永遠不會對你感同身受,我看過了原來還是一個熟人,莫纖的大哥莫逸風。

  「原來是你,你怎麼會在這裡。」我接過他手裡的雙皮奶,心碎了安慰安慰自己的肚子也好,

  「小纖讓我假扮她的男朋友。」

  我點了點頭,這很符合莫纖的作風,當她知道這是一個變相的相親會之後就跟我說過,她父母都不給她弄包辦婚姻,憑什麼別人來,我對此還笑了好長時間。

  「你真的要繼續等下去嗎?」莫逸風把身上的西裝脫了下來蓋在我的身上,原來我已經被涼風吹得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他看我低下了頭以為我生氣了,「你不要誤會,我不是偷聽,我剛剛在那裡在等小纖。」

  我依舊沒有說話,我用勺子刮著雙皮奶被子的邊緣,勺內逐漸聚集起了一層白膩,我一口吃了進去,「我已經等習慣了。」

  我聽見自己故作輕鬆的聲音。

  喜歡周景然的第一年,我鬥志昂的和佳佳說我一定會和他在一起,喜歡他的第二年我說他一定會看到這個喜歡他的我,喜歡他的第三年我說我一定會和他成為好朋友,喜歡他的第四年我說我會等他喜歡上我,這一等就是九年。

  其實,不管我們活的是恣意盎然還是隱忍溫吞,我們最後都將化作一方塵土正如那句世界微塵里,吾寧愛與憎,既然這樣我們為什麼不去追求真愛呢?

  「其實,這是我們第四次見面了。」莫逸風突然張口說道,我疑惑的看向他,在我印象里這只是第二次見面,他看着我的眼睛笑了笑,似乎有什麼我忽略的情緒一閃而過。

  屋子裏面持續傳來音樂的聲音,而我和莫逸風的周圍卻寂靜的猶如深夜。

  我懷疑即使現在他把我打暈了賣了也不會有人知道,這個時候了我還在想着這些也不得不佩服我的腦迴路。

  「第一次學校,第二次你的婚禮,第三次麻辣燙,第四次現在。」他言簡意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