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你猶與孤寂為伴》[愛你猶與孤寂為伴] - 005你好這一口?

司慕樓的話像刀子似的在割着我的心,我望着他,冷笑道:「司慕樓,你聽說過什麼叫一報還一報嗎?
她做假證,逼我認罪;現在我出來了,就是她報應來的時候!」
「黎蘇,我看你是活膩了!」
司慕樓暴怒,直接一巴掌扇在我臉上,「你要想活着走出這個房間的門,就給我跪下,給悅悅道歉!」
他那一耳光比剛剛還要用力,我腳下不穩,又結結實實挨了這一耳光,頭一側,直接撞向了邊上的牆。
我又在黑暗裡待了不知道多久,但是這一次,並沒有人來弄醒我。
但我睜開眼後,看到的依然是一片黑暗,這讓我有點懷疑,我到底是醒了,還是還在昏迷之中。
而司慕樓用力打我的那一巴掌,讓我覺得現在我的左臉都還在疼着。
心,突然就好疼。
房間的窗帘被拉上,我摸索着走到床邊,打開窗帘,本想讓房間里有點光亮,但我看到的卻是布滿繁星的夜空。
又是晚上……
我的心像被忽地捅了一刀似的,又開始疼了。
我打開窗,想透透氣,卻聽見房間被人打開了。
急促的腳步聲傳來,我還沒有回頭,一雙大手就伸了過來,把我剛打開的窗戶又關上了。
「想死?」
司慕樓把我拽離窗戶,像丟垃圾一樣把我丟在地上,居高臨下地看着我,冷笑道:「你放心,有我看着,你死不了……我才不會讓你這麼容易死!」
我還以為他會對我存有那麼一絲憐憫或者是同情,但事實證明,那都是我想多了。
「怎麼說都是夫妻一場,你就忍心對我那麼狠嗎?」
我從地上站起來,定定看了他好幾秒,嫣然一笑,向他走去。
我看到他猛地一怔,然後眉頭擰了起來。
「黎蘇,你真不要臉。」
提到那件事,司慕樓的臉色果然又黑了,但他似乎今天心情並不錯,竟然沒有直接甩開我。
我看到他的眸底有火星在跳動,他的手已經抬了起來,顯然是想着要推開我的,可手碰到了我的腰後,他忽地又收了力,本來要推開我的手,突然就放在了我的腰上,眸底的火星也滅了,瞳孔變得有些深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