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6,重生之完美人生》[1986,重生之完美人生] - 第1章 1986年12月26日

溫熱的水,帶着一股子怪異的味道和口感,被他大大吞咽了好幾口。

……差點嗆死啊!

咳嗽了好一會兒才看清楚,這……是個澡堂子。

水泥修建的泡澡池……

這不是小時候甘省大院的澡堂嘛!

絕對錯不了!

再看看自己,手小了一圈兒,皮膚也比較緊密沒有那麼鬆弛……

胳膊也細了一圈,啤酒肚也沒有了。

這……難不成是傳說中的重生的戲碼?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

「孔明哲……孔明哲!

你在哪兒?趕緊上來洗澡!」

淚水在聽到這個聲音的一瞬便噴涌而出……

這是……父親孔俊傑的聲音。

太好了!

他已經有快三十年沒聽過父親的聲音了。

雙手捧起一捧水,撲在臉上,掩去了淚水。

「孔明哲!你還不趕緊上來?」

父親孔俊傑的聲音再度傳來,孔明哲趕忙起身。

光着屁股爬上去就看到孔俊傑正等着他,伸手拉着他怕他滑倒。

和記憶里一模一樣,淋浴是沒有花灑的,一根管子向下噴着熱水,那水砸在身上,真有點痛。

而且,沒有調溫的把手,只有一個開關。

記得小時候,經常能聽到人對着外面喊「水太燙啦!」

然後就聽見外面回一嗓子,「知道啦!」

他甚至能記得住,看管澡堂子燒水的是誰。

記憶如同巨浪一般從腦海中翻騰……

無數的畫面,無數的面孔一一閃過!

……

「爸……」

「嗯?怎麼了?」

澡堂里水霧瀰漫,加上人多嘈雜,父親的聲音聽着瓮聲瓮氣的。

「沒事兒……」

孔明哲胡亂抹着眼睛周圍的泡沫和淚水。

他就是想聽聽父親的聲音!

真好!

這簡直太他媽好了!

囫圇洗了一番,擦乾了身上的水,他跟着孔俊傑上了台階,走進了更衣室。

兩條長凳,三面都是裝換洗衣服的柜子,有的連櫃門都沒有。

看着衣櫃里塞得鼓鼓囊囊的,什麼秋褲秋衣毛衣毛褲還有棉襖,孔明哲知道了,現在應該是冬天。

穿好衣服,跟着孔俊傑走出澡堂,外面果然在下雪。

路燈散發著白色的光芒,光線範圍內,跟他指甲蓋大小差不多的雪花密集地沙沙落下來。

地面上已經堆積了厚厚的一層雪。

路邊的水溝里冒着熱氣,一股子洗澡水的味道在街道拐角瀰漫著。

孔明哲聽着「咯吱咯吱」的踩雪聲,緊緊地跟在父親的身後。

走到路口跟着父親右拐之後,孔明哲看着兩側那些記憶中的建築物,心裏在盤算着。

路的盡頭,迎面是一棟6層高,塗成黃色的單身宿舍樓。

他家,在這棟樓的後面那一棟兩層的工程師樓一樓。

這一棟樓是兩層,一共6個單元,24戶人家,孔家是4單元的一樓102室。

按照一樓的習慣是不走單元門的,那樣要繞到樓後。

他跟着孔俊傑的腳步,踏上台階拉開門之後是一個兩三個平米的陽台。

家門在陽台裏面。

刮乾淨鞋底上的雪,孔明哲跟着父親走進去,看到了記憶中的一幕。

日光燈散發著白光,屋裡亮堂堂的。

靠牆是一個巨大的工作台,上面鋪着一整塊綠色的帆布。

帆布上面放着兩種顏色的布,裁好的布料、一把記憶中用來揍他的竹子做的尺子,還有幾條裁縫用的軟尺。

工作台旁邊是那個橙黃色三開門的大衣櫃。

工作台的另一側,是父母的雙人床。

他刻意看了一眼掛在牆上的日曆,1986年12月26日。

腦海中迅速回憶了一下。

那豈不是父親被樓上夏工騙走全部家當投資開礦之前的幾天?

他記得很清楚,87年元旦,父親和一群川省老鄉被同樣是川省老鄉的秦工忽悠着拿出全部家當7千塊錢,還借了錢湊了1萬塊去投資鉛鋅礦。

那錢就是元旦那天秦工來家裡拿走的。

不到3個月,甚至外面的桃花都還沒有開的時候,有一天父親失魂落魄地回來說,全賠了。

後來,天天有人在樓上跟秦工他們家干仗,都是來要錢的。

他們家也被人催着要錢,很久之後才還清的。

為這事兒,母親都氣病了……

母親林清璇正在踩着縫紉機,見到他們二人便停了下來。

「回來了

猜你喜歡